剑心未老,情缘未了!致我的剑侠世界

筱苏浅浅 2016-12-12 20:52:00 241人围观

  那一年,街头巷尾的网吧,贴满了剑侠世界的宣传海报,还记得那是一个白衣长发的姑娘,冷眼执剑。对于从小就有一颗剑侠心,一个武侠梦的人来说,无疑是莫大的吸引,于是就这么一头栽了进去。这一栽,就是8年,换了3个区,每个区都是从激情到平淡,继而合区死区。曾经同生共死的兄弟姐妹们,不知道还剩几人。突然很想为这区留下点笔墨,多年以后离开剑侠的时候,还能留下回忆。
  按照国际惯例,过年之后必开新区,虽然名字不好听,但我还是来了。一切都是陌生的,谁也不认识,30级了吼一下找师傅,有人密我,名字很好听,莫问红尘。屁颠屁颠跑过去,哇,灵绝披风也,还是个唱歌好听的帅哥,赶紧拜师,荣登大师姐宝座。可惜,没传一次功,师傅就消失不见了。随便进了个家族做成就,家族人比较排外,大概是老区一起来的,遂退。去了御点江山,单纯喜欢名字而已,家族人无感。看见公聊有副本刷,进队,好熟悉的名字,背影,密他,可是来自天涯明月?答曰是的。果然是熟人啊,虽说名字熟,但是在老区一个家族一年,却未说过只言片语,到是背影,对我的事情知道得挺多。人和人真是缘分吧,在后来的剑侠旅途里,背影对于我来说,亦师亦友亦兄长。好不容易遇到熟人,自然想在一个家族,谁知道族长磨磨唧唧等了两天,无果,继续退家族,和背影一起进了恋战。
  恋战也是老区一块搬过来的家族,于是我天天只和背影聊天。主动跟我打招呼的是若微,她是族长,一个挺泼辣的四川姑娘,可是我并不喜欢她。没当几天族长,因为游戏里的侠侣吃醋不高兴,辞去族长,专打酱油。新族长小飞也是四川人,兼着指挥,天天带我们抢BB打宋金,野外打架,打到无数家族解散,激情无限。也因为如此,仇家无数。家族的妹子不少,可是活跃的不多,于是我和小飞,空想,关系无限好,桃园三结义。空想是大哥,我是三妹,天天在线时间多,处处活跃着我们三的身影。下白虎我总是抢人头,人送我神补刀称号。那是我实力所在好吧,哪有那么巧次次补刀。
发表评论
  • 筱苏浅浅 2016-09-01 21:17:01
      小飞老喜欢开着十二郎的号调戏我,似乎玩剑侠不纳吉就不合理,但是他貌似有心仪的妹子,在前期绑银奇缺的时候,还送妹子绑银跟宠。不过做什么活动他都先组上我,再发招募,一次家族战,我开组发了招募,十二郎密我,没位置了。我说没了,只能在心里给你留一个了。之后我们纳了吉,宋金野外白虎,天天出双入对,打架杀人,好不快活。可是4月的一天,邮箱闪动,你的好友十二郎改名了,我才知道他卖了号。当时很难过,他说怕我伤心,没敢告诉我。我呵呵 了。刚好公司出去旅游,散散心去。中间收到消息,几个关系不错的出了家族,十二郎开我的号刷区聊与人对骂,真是醉了。小飞问我是不是也要出,我说咱三兄妹的关系,你说我会出么?回来继续天天激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朵朵和我关系好起来的,没事就聊聊天。突然一天有人加我YY,我一向对陌生人抱防备心里。他说是乌鸦,我说知道,财富前十的号谁人不知。以前曾说很讨厌我,因为我老杀他,还一度以为我是人妖。好吧,游戏多年无数人说我人妖了,我不就喜欢打点架,不就多杀了几个人么,我就人妖了,哎。乌鸦说这区的女大号,要么就是傍款爷,要么就是破事多,没一个名声好点的,所以想跟我一起玩。我心想该不是因为我老杀他,所以想来报复我吧?不再理会他。朵朵给我发消息,说乌鸦托她做说客。他俩老区就认识的,说人不错,想给我一个像样的婚礼。我一直觉得游戏结婚的脑子烧得慌,有2个雏凤号居然结皇家,五千人民币啊,有这钱冲装备该多好。当时风光无限,不过几个月后谁还记得他们曾经皇家,曾经上5050啊。当然了,要是剑侠能结次皇家,也算是不枉此行了,但是我还真没想过。
  • 筱苏浅浅 2016-09-03 21:53:20
      一天背影告诉我,老区有朋友知道我也在,准备来买号,大喜。于是开启新的3人模式,谁不在都有人上号了,最多的一次 ,我一天打了12场跨服,4个号,三场,累得半死。平时没事,总是我和白猪聊天,聊游戏聊生活,聊怎么撩妹子。而背影,就是我们俩的大哥,装备也好,生活里的事也好,他总能给出最好的建议和意见。月末,逍遥卡收集录,我怕进不了前100,拿不了成就,白猪把能换的卡全给我做了,然后成功进100,真的是超级感动。白猪奢侈又浪费,还在一个三级石头卖几千金的时候,全身打满,然后换下来的都给我。买号的时候还稀里糊涂冲了一千块钱到小号上,有一次下白虎,说我名字太长,都看不见我在哪个门,说要资助我改名字。我说改名字没问题,背影肯定要骂死我们的,背影属于把钱花刀刃上的人,结果白猪改了名字。。。。其实我很喜欢我的名字,陌上人如玉,多有意境啊。不过也因为这名字,带来了无尽的麻烦,甚至让我们姐妹翻脸,变成仇人。
      我一上线,乌鸦就喜欢拉我进小频道聊天,我真的不喜欢,也不习惯。从来我都是蹲大厅,和家族兄弟姐妹吹牛聊天做活动,热闹又有气氛。但是乌鸦不一样,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小孩一样,敏感又多疑。前期活动少,帮会活动就是天天是10点白虎和BOSS,打完架的空隙就是点歌时间,几百万银子一首的歌,他点的是不眨眼。要不然就是商城买花送,一块钱一朵的花啊,硬是送了两千朵,就为了让我骑上鲜花榜排名的狐狸,而且有效期还只有一周。我素来低调,这么一来,风言风语不少。他说不喜欢我们家族的人,要我去他们家族,争执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我想就这么谈崩了也好,我玩游戏本来就是打发时间图个乐,也不是为找侠侣来的,不再理会。谁知家族人忧伤,说要改名公子世无双,好与我名字相配。我当他玩笑,本来他也是有侠侣的,还是我朋友。谁知道他念叨无数次,我也一时糊涂,赌他不敢改,说了一句你若敢改,我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我当是玩笑,之后乌鸦让步,不提出家族的事情,我们便和好如初。谁料一天早上一起做宗门的时候,忧伤队聊说,如玉,我一会儿就去改名,等着我纳吉。我说别逗了,玩笑而已。谁知他坚持,当时小飞,慌张都在,我让他们劝,可惜没劝住。邮箱闪动,真的改了,而且与浅梦解除了关系。我彻底蒙圈了,真的不该开那样的玩笑。
      公子出了家族,说没脸继续玩,喊着卖号。我想他卖号也好,免得日后再有事端。可是乌鸦家族出了帮会,去了敌对帮,天天见面就是厮杀,他说受不了,再次要我退家族。怎么劝都没用,相持不下。我舍不得恋战的兄弟姐妹,三个多月的相处,那种感情,他怎能理解。宋金战场,野外遇到,小飞带人下死手的围攻。乌鸦说更不可能来恋战,他不想人说是被杀怕了,才来,固执得没救。
  • 筱苏浅浅 2016-09-03 22:22:56
      那段时间天天就为出家族的事和乌鸦闹得不开心,真的是特别闹心。好朋友动霸自然和小飞和家族站一边的,都劝我和乌鸦分开。乌鸦说我天真,真以为游戏里的感情那么深,不信我出家族必定都当我仇人,我深信我家族的兄弟姐妹不会如此待我。小飞说店里有事,族长先给了慌张。我和慌张的关系很微妙,开区就在一个家族,平时聊天很少,但是我们有个固定的活动,就是千层,从来都是我们2个人刷。他和九儿虽为侠侣,但是很奇怪。九儿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姑娘,温柔如水,满腹才情。空想大哥追了很久,无果。九儿和慌张纳吉的时候,空想是真的伤心了很长时间,看着都让人心疼。两人纳吉后改了侠侣名字,但是慌张一直是淡淡的,九儿经常会和我聊天,说真的很喜欢慌张,但是在慌张那里感觉得不到回应。慌张曾说过,游戏不结婚,愿意就这么玩,不愿意就拉倒。但是他似乎高估了自己,或许他自己也不曾料到,会动情吧。不过也许也是不甘心。没多久,家族来了个忆梦,第一个至尊,他给我印象是少言少语,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和九儿关系就好到天天帮她上号了。
      慌张一开始不以为然,我们提醒他,担心被挖墙脚。结果就是,突然一天,九儿就出了家族,解除了纳吉,然后和忆梦改了情侣名字,双宿双飞了。慌张低迷了很长一段时间,九儿说,她真爱上了慌张,但是现实里,彼此都有家有室,害怕深陷下去,只能选择离开,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那时候乌鸦还没有出现,所以家族里的人老喜欢开我和慌张的玩笑。他每次都是笑而不语,我都是笑骂回去。后来遇到乌鸦,我心里一直还是装着慌张,但是九儿时不时的来撩拨一下,我才觉得根本没戏。慌张族长的时候,我微信他,让他踢,他说我要出家族他很难过,希望我不要忘了他,我说怎会呢。我和乌鸦商量好,我出家族几天,然后一起回恋战,这似乎是最完美的结局,可惜啊。
      我一出家族,系统提示,动霸删除了密友。我哭了。那个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叫我如大姐的小屁孩,说我们的亲密最高的好友,说我们最有默契的搭档,删了我的密友。小飞密我说对我很失望。烧钱一遇到我就刷近聊说我傍款爷。内心真的是崩溃的。因为白猪住院,我天天上他号,家族聊天里的话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什么难听话都有。老恋战家族的人见了面也是毫不留情的杀,我突然觉得游戏真没有意思,我把他们当朋友,他们却这么对我。除了背影和慌张,他俩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我。既不问,也不安慰,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在YY签名里写着,无论我走多远,一回头,一转身,你依然在。在这个薄情的虚拟世界里,他俩,真的给了我太多温暖。
  • 筱苏浅浅 2016-09-03 22:56:28
      就在出家族的那几天,朵朵和小飞闹了矛盾,要出家族,朵朵一走,也要把小莫莫带走。小飞他们以为小莫莫不会为了女人离开,但是他们再次失算了。于是我和朵朵,还有家族一群人,去了另外一个家族。新的家族我并不适应,朵朵,浅梦,我们3个成了好朋友。浅梦因为公子负心,赌气跟别人纳吉后又分了,最后跟殇痕一起。公子为我改名,只有朵朵知道,也许浅梦根本不知道我们名字的意思,所以我们也选择不说。毕竟那真的就是一个玩笑。恋战解散了,乌鸦也送号不玩了。
      有一天慌张告诉我说,改了密码,以后他的号只有我一人能上。其实我从来没上过他的号,他改密码的原因我不得而知。以前知他和小飞关系好,问起,他只说有些事情,多说无益,看明白就好。既然他不愿说,我也不必问。老黑拉了一群人要重建家族,慌张说答应了,要我一起去。我没有答应。当时服务器的局面是三足鼎立,如果我们重建家族,要么就是去仗剑,要么就是去那个新崛起的帮会。仗剑都是不愿意去的,以前相处过,很讨厌,新崛起的帮会实力确实有点弱,很快面临开克夷门,开皇陵,帮会没实力,是个大问题。朵朵和浅梦是极力反对去的,朵朵是讨厌小飞,而且又傍了个土豪,不走,也在情在理。背影和白驹自然是要去的,他们游戏的宗旨就是激情,打架。说实话,我是想去的,有慌张,有背影和白驹。朵朵有土豪哥哥,浅梦有殇痕,刚开联赛,我连个队友也没有。我不想去的原因是公子,怕尴尬。凤翔站街遇到老黑,他说如玉啊,笑看浮沉恭请你啊。我笑,行,等着我。退了家族,开开心心去了笑看。很喜欢笑看浮沉这个名字,一个游戏,能做到笑看浮沉,足矣。公子听说我没联赛队,邀我组队,我同意了,既然他都释然了,我何必放在心上。
      我以为可以继续愉快滴游戏了,谁知道就在退家族的晚上,又一件大事来了。早上起来看见朵朵发消息,说浅梦知道公子是为我改名。我一看,果然,她删了我所有的好友,解释她也不听,偏执地说我抢他男人。我真是憋屈啊。朵朵说是公子告诉浅梦的。顿时火大,解除了联赛战队,对公子的恨简直是如同滔滔江水。一个男人怎么会如此可恨,如此小人啊。朵朵说,公子为了拉她们进新家族,给浅梦说了这些。当时我也是气蒙了,根本就没有去想过,公子这么做,与他有何益处?他会傻到如此地步么?本来浅梦就介怀他抛弃在先,才不愿意来,再说这些,只会增添浅梦的恨,他难道不明白这些道理么?该说的我说了,该解释的我解释了,我反正问心无愧,继续游戏。对于公子,我冷眼相向,无视他的存在,他却毫不在意,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对他有点过分了,不过一想到他挑拨是非,就觉得他活该。
      野外抢BB打架,无心杀了浅梦和殇痕,浅梦居然上春眠号踢我出宗门。哎哟我去,一肚子的火啊。在家族一顿发泄,亿秋说给我找了个宗门,我愕然,我和他素不相识,帮我找什么宗门。7级宗门,人满了,立马踢了个人收我进去。我表示感谢,亿秋说公子吩咐的事情,不敢怠慢啊。我说他还能指使你啊?公子说也就你不把我当回事。回头跟白猪聊起,白猪说公子这人一直就很好啊,是你对他有偏见。哼,我不是有偏见,我是讨厌他。
  • 筱苏浅浅 2016-09-03 23:11:45
      游戏继续着,天天各种活动激情无限。时间很多,所以天天几开,白天我是慌张的代练,晚上可以一起玩。第一次上他号,看见分组,有个宝贝儿,不用想,我都知道是九儿,心里很不开心。第二次上,他已经删了分组,窃喜。这样的心情持续到了我们去仗剑,因为九儿也在仗剑。经常上慌张的号,九儿还来密一下,以至于我现在看到微笑表情都不舒服,因为每次九儿都发这个表情,单纯又无辜的样子,我每次都说,他不在。说实话,我都不知道到底喜欢慌张什么,莫非是因为得不到,所以格外在意?
      联赛没队,跟星辰组个酱油队,可惜没多久,星辰退了家族,联赛也老没空打。慌张说想退队跟我一起,我说才不要双开联赛呢,他说不是要你双开,是我们俩一起打别人。心里甜丝丝的。可是他太忙了,总是不在,一出门就是几天。一个月就那么过去了,四人战队,自然组在一起,另外是芷晴两口子。俩神坑啊,天天我和芷晴双开打,累得半死有木有?期间九儿结婚了,系统消息发来的时候刚好我在上号,我特意没删,我想让慌张亲自看看。不出所料,慌张很难过。
  • 筱苏浅浅 2016-09-04 18:03:33
      慌张的难过在我的意料之中,九儿对他来说,就是个永不结疤的伤,而我,不过是他的避难所。送我献花,上电视,我知道是他掩饰的方式。公子曾在家族说,笑看的人禁止提九儿,慌张在更不能提。公子你这又是何必呢,何必这么提醒别人提醒我?家族人问慌张还跟九儿有一段啊,还一直以为和如玉是一对呢?九儿结婚的那天晚上,慌张格外的话多,又是家族又是帮聊的打字。想不到他这么稳重的人,也稳不住了。慌张说好难过,前妻嫁人了,一群人安慰。我呵呵了,丝毫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这么长时间的付出,在他心里没有波澜,时隔数月的九儿,仍然可以让他如此难过。可是我依然装作没事一样,天天双开做活动,打跨服。而公子,依旧默默采花。
      公子对我的好,我不是不知道。一次宗门,马上12点了,逍遥没下,他马上组人陪我去过任务。下白虎,只要我喊没队,他都退队组我,惹来一群人不满,因为他是唐门,抢BB专业户。家族人说只要是公子退队,那肯定是组如玉去了,久了大家也习惯了,我也习惯了。芷晴说公子真的是个不错的人,对你又那么好,就答应人家嘛。我说绝对不可能的,就算我心里没人,我们之间的误会,也够斩断情愫的。
      7月出了点意外,眼睛看不见了,得修养一段时间。背影,白猪,公子还有家族的人都微信问过我,唯独慌张没有。我消失这么长时间,他却连问也没问过。之前说想卖号,说如果我嫁他,我们就一直玩下去,当着全家族人的面,我答应了。小雪说你这么爽快,我说,我等这一天很久了。是的,我真的是等很久了,不管慌张的心里是否还有九儿,只要他开口的事,我一定答应。一个人心里有没有你,自己最清楚,但是我仍然愿意。没上游戏的那段时间,都是白猪天天给我发语音陪我聊天,真的是特别感谢白猪,感谢剑侠世界,让我遇到这样的好朋友。公子依旧为我做这做那。慌张问过一次,在么?我说出了点意外,上不了游戏,他说那你好了再聊。不再言语其他,感觉蛮寒心的,几个月的相处,连最起码的关心和问候也没有。
      眼睛好了恢复游戏,一群朋友都很开心,又能愉快滴玩耍了。那个月的联赛还没有打完,慌张卖号了。当然,我们甚至都没有纳吉,我们的关系止于朋友。家族人说,公子啊,慌张走了,你终于有机会了。公子笑笑,只是相对而已。我听出他这笑里的无奈。是啊,我傻,公子一样傻,都执着于不该执着的人。现实生活里能坚持几个月的人也不多吧,何况是这个虚拟的世界?每次下逍遥,公子总是去抢情花,别人都笑他,你媳妇儿都没有,采花搞毛。他说我乐意,他说每朵花都自己采,才够诚意。
  • 筱苏浅浅 2016-09-04 18:20:36
      慌张走了,白猪因为现实里谈恋爱了,也走了,我再也不用三开了。而我也因为有事,在线时间少,公子天天双开了。晚上回去,任务都做完的,只打打跨服和参加帮会活动了。芷晴大婚,我和公子是伴郎伴娘。公子点了纳吉卡向我求婚,我拒绝了。家族人起哄,公子说没事没事,意料之中,我不该唐突,就是有点尴尬。他言语里的尴尬,真的让我很内疚,于是打圆场说,我点错了,点错了。家族人说那就重新再来一次。我密公子,很抱歉。他说没事,我采了很多花的。说实话,我心里是感动的,坚持这么长时间不说,我对他态度恶劣不说,当家族人面拒绝他还能这样,真的是没谁了。公子问我,再点会同意么?我说会。系统公告,家族成员陌上人如玉接受了公子世无双的纳吉请求。公子开心得像个小孩子,不停地发红包,家族帮会都刷屏了。以至于红包发了太多,还有没人领被退回来的。邮箱闪动,1314520,谢谢你一路相伴。其实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 总有刁民说朕胖 2016-09-08 02:42:17
      很感动,十年剑侠从激情到平淡,从开心到无趣都经历了,很想回到以前剑侠的日子
      
  • linhuaken 2016-09-20 09:52:47
      哎加油玩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