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个野蛮人 ......》 暗黑破坏神,我的最爱!!

风男-KOKO 2004-01-28 15:56:00 491人围观

第四个野蛮人
  北京时间 2150
  QQ上的那个道貌岸然的头像随时可能闪动,我端着一杯茶看着MYIE上简洁圆滑的各种按钮和一张张鲜血淋漓的照片,水蒸气飞扬在这个到处贴满光滑瓷砖的房间,一支没抽完的香烟在我的左手边无声咆哮着,那个家伙带着下划线的特殊字体告诉我这样一个信息:没玩过专家模式不算玩过暗黑.
  
  我抿了口茶,合适的温度驱赶走夜间逼人的寒气,然后我脱掉手套.快速摇动双手,片刻的疼痛之后一种奇特的自信在我的脑海之间生成.我双击了那个红红的狞笑着的图标.
  
  
  我那着一把粗糙的小斧头和看起来就是一块铁皮的圆盾站在湿润的草原上.不远处一个蓝衣服的人朝我走过来.天空和大地豁然之间开朗.冒险开始.我深吸一口气对自己说.
  
  北京时间 2245
  我郁闷死了,虾米都没有,我现在就想要个TAL和AMN,我对那个灰沉沉的图标说,现在我还穿个宝石甲杀ACT2.
  
  过了约5秒那家伙就回话过来:HC就是要开荒才有乐趣,这句话让我打消了找他拿点装备的念头,我不是个喜欢一直索求的人,给,或者不给,一句话.杯子里的茶已经凉了.电脑屏幕上那个傻楞楞的野蛮人穿着两颗破裂红宝石的盔甲,戴着一顶可笑的皮帽子.象个傻瓜一样站在永远干燥温暖风和日丽的沙漠上,一个同样高大但是同样愚蠢的雇佣兵围绕着这个雇主做着胡克运动,我点了下a,看着叫EXP的数据发了半天的神,然后起身给我的茶杯倒上开水,撕开一包烟,等烟雾和水蒸气再次飘扬在空中的时候.那个傻瓜野蛮人开始活动起来.
  
  
  我有一个很自豪的名字,P-DIYBAR.P是玩家最喜欢的一个单词PHOEBE的起首字母,DIY是一种非常光荣的职业,在这个游戏这个模式里,它代表的意义就是拓荒者.白手起家的人.而BAR则是我的职业,我的民族或者说我的信仰.
  
  我的左手捏着一把黄金的弯型大刀,右手则是一把锐利的符文镶嵌水晶剑------“钢铁“.这把剑是半小时前加入世界的一个高段圣骑士丢下来的礼物.他离开的时候和他加入一样神速,我还没来的及把谢谢这两个字映射在天空上.这是一把非常锐利的水晶剑,我想到这里,一丝苦笑从刺着兰色条纹的脸上露了出来,如果在STD,即那个没有人会死亡的模式里,我会拿着传说中的极品武器,而不是这把镶嵌前就是15ED的极品水晶剑.
  
  想到这里.我朝一群明显比我灵活的猫怪发动了攻击,剑上的2EK足够让我频繁使用双手挥舞这个技能.而有时候站在我背后有时候冲在前面的那个大汉也渐渐学会开启神圣瞄准光环.这家伙不是蠢,而是理解能力低下.我暗自想着,虽然我知道我自己的理解能力也不比遥远的地方窥视着这个世界的那个家伙高.
  
  北京时间 2300
  时间到了,睡觉去.我对那个成功诱惑我的白痴说,其实我并不应该以白痴来称呼他,如果有人知道我被一个白痴成功诱惑......
  
  明天.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早一点起床,然后在朝胃里塞上十个包子两根油条一碗豆浆以后可以比平时多赢得一个半小时的娱乐时间,昨天晚上那个野蛮人在7PP里很容易就弄到了25级.但是BO的效果和持续时间都让我非常不满意.如果有人可以开个BUS......我把这个念头取消,挂着DIY名字的角色没脸去.
  
  一切都看明天,如果有血书.如果有水上飘.如果有......
  
  术士的峡谷,的确是一个练级的好地方,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记得,昨天我听说有个和我同样名字的家伙挂在去拿蓝·依森古书的那个糟糕的洞里.那个野蛮的家伙也是玩双手挥舞的.整个人被锤成一团肉泥并且散发着烤肉的味道.这次我绝对不会在25级的时候跑去那个腐败的地方,可能将来能去地狱了再回来吧,那时候我是绝对不会被锤成肉泥的.砍着那些似乎熟悉的猫怪的时候我想......
  
  北京时间 21XX
  挂了三个了.我对他说.最近接二连三的打击简直让我无心去处理任何事情.我的机器太破.96M内存运行XP实在......
  
  他回话说:呵呵.
  
  我真想顺着网线爬到北京去狠狠痛打这个据说有120G色情电影的家伙.一番无聊的长嘘短叹之后我还是运行到了那个选择角色的画面,看着胸部突出的AMA,阴森的NEC,象个乡下人的DRU和强壮的BAR.鼠标还是点出了一个野蛮人,第4次输入那个熟悉的名字,P-DIYBAR
  
  等你42级的时候我给你一个BBFACE,他在我关闭QQ前送来这样的文字.
  
  我非常出色,这并不是说我的装备比所有人都要好,我头上那个可怜的BBFACE是3LL的,一个1级的元素法师从箱子里拿出来丢在地上,然后另外一个蠢苯的德鲁依迈着那种奇特的步伐从空气中生成,这个乡下人泛红的名字显示他和我有某种特殊关系,P-DIYDRU.他丢下两把放了AMN的光之军刀,然后从地上拿走了我的BBFACE,这家伙是不是要用我的专用面具去换个狗头?我疑惑着.片刻之后他就跑了回来或者说传送了回来,那个BBFACE上已经多了个洞.该死的,我不喜欢在装备上敲上洞放奇奇怪怪的玩意.
  
  一个月,或者两个月,谁知道,我从拿着斧头出现直到现在都还没看见天黑过.我成了一个比较光荣的野蛮战士.双光刀是我的特征,在这个世界里,好象只有我一个野蛮人是双光刀的.虽然我还是非常惧怕混沌避难所里那些到处撒诅咒的骑士法师,但是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怕,只能玩玩BO的补血角色了.我甚至协助别人帮一些幼小的元素法师完成过地狱的任务.
  
  
  北京时间 XXXX
  现在我才知道HC真正有趣了,我DIY成狂,BAR已经70了.AMA,ASN.DRU,PAL这4个角色我也分别DIY了一个,都是过了普通的.我对那个很多时候只会呵呵笑的白痴说.
  
  我晕.
  DIY真的很有意思,对了,最近弄出来一条塔拉夏AMU和一个30RUN/LR40/CR39的好鞋子.
  呵呵
  其实我最近才发现,我在HC里所有的角色都是LAG挂掉的.郁闷死了.
  
  这是我今天去的第六个BUS房间.一个拿着PK小刀的元素法师在沙漠地界飞来飞去.我很努力地BO了一声,然后顺着世界之石大殿第二层那些走熟了的道路飞奔而去.这里没有任何怪物能阻挡我冲向毁灭王座的脚步,一个旋风或者一个跳砍就非常轻易地从那些怪物的包围圈里突破,这里只不过是噩梦嘛.对一个双光刀野蛮人来说轻而易举,何况我的生命超过三千.
  
  巴尔的颜色老是换来换去没有新意,远不如我手里的光之军刀,诡异的火焰在水晶青色的包裹下展示着相当美丽的流光异彩,每一个旋风斩都会有活力不断注入我的身体,从双手,从腰带和头盔以及戒指.看到他露出喘息的神情,我收住了手,年轻人还没来这里,这时候他还没有必要倒下.我站在角落里通过天空询问高阶元素法师.她说已经在烤DIABLO.我则告诉她要是再不快一些,巴尔就要被毒死了.
  
  我每次呆在世界之石大厅就会想一些过去,那些英勇长存人心的朋友在哪里?他们有的在我面前倒下,有的消失在世界不知名的角落.这些无畏的人是象我一样,用新的生命载着旧的名字再次开始一段丰富的冒险历程还是象现在那些年轻人一样,速成一个美丽的人生?
  
  年轻人从我打开的那个传送门奔了进来,走在最后的是经常在各种场景各个世界里见面的元素法师,我们熟悉的相互之间在也不需要任何寒暄,她随着电弧的优美节奏朝既定的目标飞去.我则要做完这个世界最后的一件事情------ANYA
  
  怪物突然之间开始发起呆来,他们对擦身而过的我毫无反应.这里没有天空,只有异常明亮的冰雪甬道,我捏着光刀的手开始颤抖,这不是我的结局,这绝对不应该是我这种DIY角色应得的结局.但是这个世界毫无犹豫的崩溃下去.我感觉得到无数锋利的武器在我的盔甲上砍着,几束冻气即使被我左手上的乌鸦之霜吸收缓和,但是仍然无情的吞噬着我的活力.甬道还是和以前一样明亮,在我面前发着呆的怪物还是那么面无表情.
  
  腰带上的紫色怪味药水无法挽回我流失的生命,这可怕的世界仿佛只是一个幻影,我应该在看的见并且能伤害的敌人面前,而不是象现在这样被四周的空气伤害.或许我跑的太远了,或许我跑的太快了,这个世界有非常多或许.但是我的生命只有一条.
  
  天空终于完全黑了下去.MESH再坚实也无法抵挡虚空中那些无情的折磨,手里的光之军刀虽然锐利,但是又如何在空气中吸取我需要的生命力?我无望地跪下来,有生以来第一次因为恐惧而哭泣着.
  
  世界完全黑了下来.怪物和我自己都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一行白色的字体非常刺目的显示出来------你的连接被中断了
  
  
  
发表评论
用户反馈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