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天涯游戏一起走过的日子"活动已结束

天涯游戏 2021-12-20 10:41:58 11443人围观

发表评论
  • 移动大腕 2016-01-19 08:10:12

      元来很近 抢到了天涯游戏 的红包,价值0
  • 移动大腕 2016-01-19 08:19:54

      柳橙酸酸 抢到了天涯游戏 的红包,价值0
  • interptt 2016-01-19 10:08:27
      回帖的人不多啊,看来武林游戏里活人真是没几个了
  • tele_gzbb1 2016-01-20 07:37:43
      游戏名称:武林英雄
      所在区服:天涯合区-春秋战国
      角色ID:牛一群

      看美女图,这个号估计是2010年9月底注册的,开始是小号刺客,为的是不用老满世界求大侠带,可以跟主号破枪两个号一起打副本。
      后来大概8、90级的时候,因为老过不了春秋塔的楚惠王,转职控制了。当时还经常双匕来回切换着玩。
      因为是小号,基本不用升什么装备,一度攒了不少券。最多的时候好像有8K。

      中间好像有1、2年没玩,后来再回来玩,基本等于是新人了,啥都不懂,还乱废了些券买灵魂水晶,55555。
      现在这个号比主号(转了防枪)低3级,可是主号打不过这个小号控制了,身法系就是牛!
  • tele_gzbb 2016-01-20 08:17:46
      游戏名称:武林英雄
      所在区服:天涯合区-春秋战国
      角色ID:猪八只

      终于到主号了,oh yeah!
      这个号看美女图是2010年1月开始玩的,,,工作上正好又有点无聊,就挑了这个游戏玩。
      一开始选职业,想着不见得会玩很久,破枪的介绍好像挺粗暴简单的,就选了做个PQ。
      还记得第一个抓我做奴隶的奴隶主叫“果子”,第一个游戏的好友是“天涯土匪”,从来没想过充值,一直是FR。因为一直觉得投入了时间在游戏上就已经够了,再花钱有点那个,哈哈。
      那会三区还很多人的,非常热闹,不过我一直基本等于是挂机,副本都很少去。后来多练了个刺客小号,终于可以天天一起副本了。
      也是因为打塔的关系,当时防枪的亢龙很NB,很容易通三国,就转了做FQ。
      混着混着,混到了4次国君,混到武馆馆主......其实就是活人慢慢变少了。终于混到100级武安君,戴上了神秘王冠之后就没玩了。

      当时主要是发现了天涯里面更适合我个人的游戏——《战棋无双》,玩这个游戏一直玩到天涯关服,又到外面的服重新开始玩,终于玩到全部服都关了,悲催。BTW,个人觉得其实这个游戏做得很好,可惜游戏商赚不到钱,因为FR只要懂战旗类的技巧也能玩得很好,所以就没多少人会充值了。

      回过头来发现《武林英雄》居然还健在,强!坚挺!也挺佩服这个游戏运营商的,过了这么多年,网页类的游戏居然还能坚持这么久,确实很不容易。

      回来发现N多新东西,换个角度说就是玩家吐槽的“坑”,哈哈。符文+红护,象之前那样双枪来回切换职业,FR是不可能的了,只能一直防枪了。象论坛大侠说的,防枪唯一的好处估计就是流星阁排名容易靠前,毕竟玩的人相对其它职业来说可能相对少。

      暂时下一步目标就是100级的红护。
  • tele_gzbb 2016-01-20 08:25:18
      忘了多谢一下peter_pan了,是他提醒我到这里参加活动的。哈哈。
  • 贫道稽首了1 2016-01-20 10:18:23
      游戏名称:攻城掠地
      所在区服:天涯五区
      游戏角色:雞腿道长

      从小就喜欢三国系列,从92年开始,第一次接触街机三国就喜欢上了。之后玩单机三国群英传,玩到7.玩三国志玩到11加强版。特喜欢策略型游戏,内政,外交,军事....攻城掠地算一款不错的三国题材游戏,在这里我还结识了一帮热心的朋友。不管会玩多久,以后都是一段美好的回忆。祝大家游戏愉快!
  • 天香赌坊老板 2016-01-21 01:59:48
      游戏名称:武林英雄
      所在区服:天涯六区-再战江湖
      角色ID:阳阳
      衍生小说


      爱过·关楼

      一
      寂静。
      三十层关楼高耸入云,谁也不知那里藏着什么秘密。
      三个人。
      仰望关楼。
      “轩辕乔,你相信命运吗……”白衣书生摇着折扇喃喃道。
      “麻痹!”中间黑塔一般,被称作轩辕乔的大汉挥舞手中长枪对白面书生大吼一声,“司马擒男!你答应给老子三百铜锭,老子答应跟你杀到三十层楼顶,就这么简单,谁TM敢挡老子,老子一枪捅了他!”
      “我娘子糖醋咖喱被秦王劫走,囚禁在关楼。轩辕乔,你知道失去爱人的痛苦吗?” 司马擒男继续低语。
      “……”
      “相见时难别亦难……”,司马擒男竟隐隐含着泪花。
      “……”
      “君问归期未有期……”,司马擒男已经忍不住泪水长流。
      “……”
      轩辕乔一挥枪把司马擒男打飞,“麻痹!老子是来打架杀人的,不是来听你叽歪的!”
      旁边的牧童,骑在一头青牛上,全神贯注吃着薯片,对两人的打闹充耳不闻。
      白衣书生摇摇晃晃爬起来,扭头对牧童说:“南宫阳阳,你怎么看?”
      牧童一边吃着薯片一边说:“师傅只是说让我来做沙包,其他事情我都不知道。”
      白衣书生轻叹一口气道:“还是你师父百里草草对我好,毕竟我和你师父是初恋啊,那么多美好的回忆……”
      轩辕乔愣住了,“你不是说来救你家娘子吗?”
      “这不矛盾啊,百里草草是我初恋,我娘子又不是我初恋”,司马擒男淡定地说:“大家准备好,我们现在进关。”
      南宫阳阳找了棵树系好青牛,背好长空枪,把装薯片的袋子系在腰间。



      二
      没人知道关楼里面什么样子,因为看到的人没有活着出来的。
      关门大开,里面静悄悄。
      司马擒男抽出长剑,倒吸一口冷气,喃喃道:“娘子,我来了!”三人高度戒备一路冲到关楼一楼。
      门虚掩着,里面一片漆黑。
      轩辕乔一脚踹开门,持枪冲进去,司马擒男和南宫阳阳跟上去。
      一片寂静。
      南宫阳阳点着一个火折子,司马擒男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只见满地躺着武士打扮的死尸,看样子像是秦国武士。轩辕乔不解道:“司马擒男,还有别人来救你家娘子?” 司马擒男也是大惑不解,摇摇头道:“不知道,我们继续上楼看看再说。”
      三人互成犄角之势小步前进,漆黑中似乎有什么在看着他们。
      一路无声,只能听到南宫阳阳边走边吃薯片的声音。一直走到九楼,一路上躺满秦国武士尸体。
      三人正疑惑间来到十层。只听嗖的一声,好像一阵寒光掠过,轩辕乔大吼着一挥枪,只听叮的一声好像弹开什么。紧接着又是几道寒风,司马擒男和南宫阳阳连忙拿武器挡了几下,又是叮叮几声。
      忽然眼前光明大作,三人一阵眩晕,赶忙用武器护住身躯。
      轩辕乔大喝一声:“什么人!”
      只见黑影中走出一名黑衣剑客,手持利剑。司马擒男一见此人,不禁愣住,脱口而出:“木木!你怎么在这里!”
      黑衣剑客冷笑不语。
      轩辕乔也一脸迷惑,扭头问司马擒男:“喂!你们认识?”
      司马擒男一脸痛苦:“他是我的初恋端木冠希!”
      轩辕乔:“麻痹!你初恋不是百里草草吗?”
      司马擒男喃喃道:“百里草草是我初恋女友,端木冠希是我初恋男友!”
      “…………”
      “…………”
      南宫阳阳扶着柱子,呕吐了一地的薯片消化物。
      黑衣剑客忽地一挑剑花,只见剑花一变二,二变四,转瞬间剑花狂雨包围住三人。轩辕乔大喝一声,一杆虎牙枪如猛虎爆吼,却发现黑衣剑客如鬼魅般穿梭,根本追不上。忽然一道剑花挑中轩辕乔肩膀,一道血水迸射而出。
      司马擒男连忙说:“他是身法剑!南宫阳阳快护住我们!”
      南宫阳阳收起刚送到嘴边的薯片,从背上解下长空枪,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施展起金刚不坏枪法。只见无数剑花欺近南宫阳阳,却如石子入水,全无音信,偶有几朵剑花打到身上,就像拍打到棉花上,毫无威力。
      轩辕乔见有机会,运足力量,只见他背后隐隐升起红雾,似是一头咆哮的猛虎。轩辕乔大喝一声:“力破千钧!”只见虎牙枪瞬间光芒爆涨,直击黑影。
      只听“啊”的一声,黑衣剑客一被击中,立刻烟消云散,只有一个纸片飘落地面。
      三人目瞪口呆,司马擒男捡起纸片,只见上面画着些看不懂的符。
      良久,轩辕乔骂了一句:“麻痹!这到底是人还是鬼?”
      司马擒男沉吟道:“管他是人是鬼,反正已经杀到这了,只能继续往上走了。”
      阳阳掏出一片薯片塞进嘴里说:“我下山时,师父叮嘱我,山下危险,如果遇到常理无法解释的事件,就赶紧跑。”
      “麻痹!”轩辕乔气不打一处来,“我们都打到这了,还往哪跑!管他什么鬼画符的,老子一枪捅了他就是!我们赶紧继续上楼。”



  • 天香赌坊老板 2016-01-21 02:00:47
      (接上)


      三
      三人一路冲到19层,一路上又是遍地秦军武士尸体,却没遇到什么阻拦。
      轩辕乔道:“麻痹!这一路上的秦国武士到底是谁杀?莫非赶到我们前面去了?”
      司马擒男沉默不语。
      南宫阳阳继续吃薯片。
      三人小心翼翼上到20层。20层豁然灯火通明,到处是喜字红烛。
      “有谁会在这种地方成婚?” 司马擒男一皱眉,轻声道:“大家小心,说不定还有什么埋伏!”
      忽然有一女子声音:“哎呀!师哥你来参加我们婚事啦!太好了!”只见一个新娘打扮的女子拉着新郎官欢喜地跑过来。
      走近前那新郎官满面笑容说:“师哥,你来参加我们婚事也不提前说一声。”
      司马擒男脸上有点抽搐。
      轩辕乔一头雾水。
      南宫阳阳默默吃着薯片。
      轩辕乔先开口问道:“麻痹!我说司马擒男,你们认识?”
      司马擒男低声道:“这是我师妹欧阳奕奕和师弟宇文三贴。”
      轩辕乔诧异道:“你师妹师弟怎么会在这里成亲?”
      宇文三贴和欧阳奕奕高兴地上前就要拉住司马擒男,同声说:“师哥,请上座吃杯喜酒吧。”
      司马擒男长叹一声,“师妹!你的样子还是那么销魂!”。司马擒男正要上前,只见宇文三贴和欧阳奕奕手刚一搭上司马擒男,两人忽地从袖中抖出利刃,同时刺向司马擒男胸口。
      司马擒男大惊,长啸一声,一跃已飘然向后三丈。南宫阳阳立即横身挡在两人身前,两把利刃插在南宫阳阳身上竟如扎在铜墙铁壁上一般。
      两人正诧异间,轩辕乔大吼,虎牙枪光芒万丈,好似无数条长枪刺向两人,只听两人惨叫。
      司马擒男失声喊道:“表~”
      这时两人倏忽不见,大厅里灯火俱灭。
      南宫阳阳再点着一个火折子,三人环视,哪有什么婚事,只见周围尘土堆积,竟似很久没人来过,更没什么宇文三贴和欧阳奕奕的影子,地上只有两条纸片。
      南宫阳阳吃了一口薯片说:“我下山时,师父还叮嘱我,山下危险,如果遇到常理不可解释之事,而且还是女人,千万千万赶紧跑!”
      “……”
      “……”
      轩辕乔喝道:“麻痹!你师父还叮嘱了什么,你能不能一次说完?”
      南宫阳阳又吃了一口薯片,若有所思地说:“我师父还叮嘱我说,有一种幻术,施法之后,能让你见到心中所想之人。”
      轩辕乔诧异道:“司马擒男最想见到的不是他娘子吗?怎么会是端木冠希和欧阳奕奕呢?”
      “…………”
      南宫阳阳继续吃着薯片。
      “咳咳,” 司马擒男望着远处故作轻松说道:“我在寿春长大,我和邻居家百里草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投意合。忽然有一天草草全家搬走,不知去向。我伤心欲绝,也离家去山中学艺。在山中时,我遇到了小师妹欧阳奕奕,小师妹精灵乖巧,我整个被她迷住了。后来师父又收了宇文三贴做关门弟子。那小子眉清目秀,伶牙俐齿,竟然勾引了师妹,带着师妹私奔,从此再无消息。”
      “但我心中总挂念着师妹,每念及此,伤心不已。直到后来我初入江湖,有一次偶然解救了一个少年剑客,他躺在我怀里那一刻,我怦然心动。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他叫端木冠希……”
      司马擒男仿佛沉浸在往事中,“我去端木冠希家求亲。但是他爹怎么也不同意……我无奈只好离去。再后来,我遇到了醋醋……”
      “…………”
      “…………”南宫阳阳继续吃着薯片。
      “麻痹!我们换个话题吧。”轩辕乔道。

      四
      “这一路上来发生的事怎么都想不明白”轩辕乔挠挠后脑勺,“如果是秦人用幻术假扮端木冠希、欧阳奕奕、宇文三贴袭击我们,那这一路上的秦军尸体又是怎么回事?”
      司马擒男皱眉不语。
      南宫阳阳又从包里掏出一袋薯片。
      一路上还是遍地秦军尸体,隐约听到打斗声,三人登时惊觉,打斗声越来越清晰。三人登上二十五层,只见秦军武士尸体横七竖八,一黄一红两道剑光如蝴蝶般穿梭飞舞。
      司马擒男失声道:“醋醋、草草!”
      南宫阳阳手里拿着薯片,瞪大眼睛道:“师傅!”
      两道剑光倏然分开,只见黄衣女子与红衣女子持剑对峙。
      轩辕乔一时摸不着头脑。
      司马擒男:“醋醋、草草!你们怎么在这里!你们为什么打架?”
      红衣女子冷笑不语。
      黄衣女子道:“擒男,你可知你的醋醋真实身份是什么?”
      司马擒男怔住,“醋醋……是我娘子啊。”
      “哈哈哈哈哈”,黄衣女子道:“糖醋咖喱就是这关楼二十五层守将!天下义军围攻函谷关,秦王召唤平时四散的十大禁卫回归关楼守卫。你家醋醋就是这十大禁卫之一。你以为你家娘子是被抓到关楼,其实她只是回来守卫关楼!”
      司马擒男:“这……这……草草,你又怎么会在这里?这些年你去哪里了?”
      百里草草道:“我爹当年是楚王侍卫,楚国亡国之时,楚王命我爹拿着楚国镇国之宝摧心术逃走,以图恢复大楚。那年我爹发觉有秦国密探在我家附近监视,即刻举家搬离。多年后我练成摧心术回来找你,却知道你已婚配,你已是名满天下的稷下剑侠。我只好默默地关注你,祝福你。”
      “前几日我从义军那里得知你竟然要去关楼救糖醋咖喱。我知道我怎么解释你也不会相信,情急之下,先派我徒弟南宫阳阳去一路保护你,我自己星夜兼程赶到函谷关,在你们之前杀上关楼,一直杀到这里。那些幻象是我不想你们上来,我做出来阻止你们。”
      司马擒男转头问红衣女子:“醋醋,她说的可是真的?”
      糖醋咖喱低声道:“我身为大秦禁卫,当此危亡之秋,定当誓死守卫关楼。”
      南宫阳阳手里拿着薯片不知该吃还是不吃。
      轩辕乔一会看看黄衣女子,一会看看红衣女子,不知该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忽然有人朗声大笑。
      众人一惊,只见从楼梯上步下一个白发白须老者。老者道:“在下关楼镇守使wuli砖砖,按我大秦律例,非奉召进关楼者,弃市!”。老者话音未落,只见屋内忽的狂风大作,风中夹着无数飞刀直刺向众人,众人慌忙各自抵挡。
      百里草草见状大喊一声:“阳阳,还记得你下山前我最后叮嘱你的话吗!”
      南宫阳阳会意,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短笛吹出韵律。只听外面忽现云雷,关下树上系着的青牛竟夹在云雷中走到窗边。
      南宫阳阳大喊一声:“大家都跳到青牛上!”
      轩辕乔第一个上前,一脚踹开窗户第一个跳到青牛背上,南宫阳阳紧跟着也跳到青牛背上。司马擒男奔到窗边,回头大喊:“草草,快来啊!”
      只见百里草草眼含泪花一拂袖,司马擒男猛地被一股力量推出窗外,坐到青牛背上。司马擒男连连大喊:“草草!快走啊!”百里草草忍不住哭道:“爱过!我爱过!”
      那青牛竟似通了人性,踩着云雷,摇摇晃晃,一路回到地面。
      刚到地面,天空竟传来一声炸响。三人抬头一看,只见整座关楼竟然凭空消失不见。
      南宫阳阳放声大哭:“师傅她……她用乾坤挪移带着整座关楼穿越啦!”

      尾声
      公元2016年,武林英雄天涯六服再战江湖,id:司马擒男,第一次站在关楼前,看见场景中有个叫百里草草的id也在。
      “你好,初次见面,能和你组队一起打关楼吗?”
  • 天香赌坊老板 2016-01-21 02:01:32
      (接上)




      *******************我是片花分割线*********************
      谨以此文送给“天涯春秋”武馆全体基友,以及当年天涯一区的全体基友。七年来穿越穿又回,不变的是我们的友情。。。和基情。。。那些离开的、回来的,你们都在我心里。

      七年前的战报:

      


      七年后的战报:

      


      如今安家在六区的天涯春秋武馆


      

      




用户反馈
客户端